公司簡介 > 增值文庫 > NLP的魅力

NLP的「N」
 
N for Neuro

即是指我們的腦神經。我們接收外在世界的訊息,會經過我們的五官 ( five senses),即是我們的視覺(眼)、聽覺(耳)、觸覺(皮膚-身體)、嗅覺(鼻)、味覺(舌),而這些訊息由我們的腦神經細胞 (neuron) 傳遞給我們的大腦的意識層次,解碼這訊息帶給我們甚麽意義。

訊息 (Infomation) 祗是一些資料,本身並無特別的意義。但經過我們腦內儲存的經驗 (experience)、性格 (meta programe or personality)、過濾網 (Filter) 〔 删減 (deletion)、扭曲 (distortion)、一般化 (generalization)〕、時間性 (time frame)、環境的場合 (environment)給于不同的意義 (meaning)。經過過濾的訊息,加上我們腦內的內觀 (內裏表象系统)來理解是何含意。舉例:你心目中的蛋黄色,和別人心中的蛋黄色,亦有所分別。

所以,相同的訊息,帶給每個人的意義都不相同。明白這點,對我們和別人的溝通,有很大幫助。

1. 當我們在表達自己的概念、用意時,你會理解對方接收到你想表達的訊息嗎?
2. 當對方在表達他們的概念、用意時,我真的理解對方所表達的訊息嗎?
3. 雙向溝通比單向溝通更為有效。 ( 我和兒子曾討論過溝通的層次,我的兒子己經大學畢業,他在電子工程學中,所修讀的溝通層次,共有八個層次 )
4. NLP有一個強化信念 – 地圖不是地域 (The map is not the territories)便是強化溝通的第一個理念。地圖者,是指我們的精神地圖 (mental map),思維。地域者,是指這個真實的世界,我們永遠不會看透這真實世界。 (在堂上,我做了很多比喻、電影片斷、遊戲來解釋這個信念,讓大家明白這個真諦) 如中國的成語故事 - 瞎子摸象。既然這橡樣,又何苦執著別人一定要理解你。
5. 所以 NLP 有另一個強化信念 – 你如何溝通比你溝通的內容更重要。(The way we communicate affects perception and reception)
6. 想發揮溝通的影響力,我們便首要尊重別人的內心世界。(Respect the other people’s world)

NLP 的 「L」

L for Linguistic

語言學 (Linguistic)是指有口頭上發出聲音的語言 (verbal language)和非口頭上的語言 (non-verbal language),即是肢體語言。

語言是幫助自己和別人溝通的工具,更最要是自己和自己溝通的有效工具。NLP的 N引起我們的情緒 (emotion)和思維 (mindset),這是我們的內在力量 (inner power),而這個內在力量,會帶動我們的語言表達方式 (speech)和行為 (behavior)。這即是我們的外在力量 (external power)。

人與人的溝通是互動的。大家的內在力量,引導自己的外在力量來影响對方。而對方接收到你的語言和行為的表達,再運用自己的精神地圖 (mental map)來解碼,進入情緒和思維中,再以他的外在力量來回應。這正是所謂雙向溝通的互勳系统 ( double-looped communication system)。

在 Ray Birdwhistell的文章中 “Kinetics and Context : Essays on Body Motion Communication”提及到 “溝通的之元素,7%來至語文的內容,93%來至聲音的語調和身體的訊號。”

NLP 其中一個信念是: 身心是同一個系統。

即是身(行為和語言)和心(情緒和思維)是互動,互相牽引的一個系統。所以你的心情會决定你採用甚麼語言如行為應對外在環境的刺激。而你的語言和行為表達,亦影響你的心情。

慣性態度成為習慣,習以為常而不察覺去修正的習慣成為性格發展 (character development),成為自己的人格 (personality)。

良好的人格擁有積極人生,偏差的人格帶來重重的障礙。

如何去除障礙,走向積極的人生,便是 NLP 的「P」要談論的問題。

NLP 的 「P」

P for Programming

Programming 是程式學。我想是因為NLP的始創人 Richard Bandler在開創NLP學問時,他是一位修讀電腦學系的大學生,選用這個名詞作為他這個學問的名稱。

其實,我們腦內的思維和行為習慣,猶如一個電腦程式程式,遇到外來的刺激,便無意識地作出一個自動啓航的行為反應。我們用一般的語言來表達,這便是我們的本能反應,心理學稱之為條件反射。

條件反射理論的概念始於前蘇俄生理學家和生理心理學家巴甫洛夫 (Ivan Pavlov),他做了一項條件反射研究。他用開刀手術在狗的腮部唾腺位置連接一條導管,引出唾液,並用精密儀器記錄唾液分泌情況。在此實驗過程中,他發現除了食物之外,其他刺激 (例如鈴聲 ),也會引起狗的唾液分泌。

我們何時開始有這個條件反射呢?

請問你記得你何時學懂喜、怒、哀、樂嗎?
請問你記得你何時學懂走路、食飯、玩第一個團體遊戲嗎?

在我們 0 至 7 歲時,即是印記期 (Imprint period),從模仿父母的表情、情緒便開始學習人生的喜怒哀樂。舉例:當我們在印記期時,因肚子餓而未能向父母表達時,發出不厭其煩的哭聲,可能父母為了制止我們的哭鬧,用一些憤怒的面容對著我們,運用一些強硬的語言來喝止我們,加上一些體罰令身體痛楚。這都使我們產生焦慮、沒有安全感的感覺;亦會對自己的行為視如違反成人社會或父母的價值觀。這便是人腦程式的雛型 – 信念。

在小時候,父母、師長不斷灌輸一些信念和價值觀給我們。不同的年代,不同的文化,輸入一些信念方程式,方便我們成長處世。猶如一個電腦程式,不用思考地,以最快的行為來達成我們想要的效果。

這些思維上的程式 (programming),有些是保護自己的情緒和自尊,我們稱之為防衛機制;有時候可以保護我們,有時候却妨礙我們的成長,成為我們的障礙。如果在我們的成長中,可以重定我們的信念 ( Re-programming our belief),我們便更有效地積極人生,正面地發揮我們潛能。


Wilkie Cho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