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簡介 > 增值文庫 > NLP的魅力 > NLP 的「盲點」

昨天在堂上談論一個題目,這個世界充滿著矛盾與荒謬。我們最信任,覺得最穩健的金融機構,財政上却出現最大的危機;被美國人尊崇和信任的投資高層 – 馬多夫,竟是一名大騙子;自稱廉潔,清除黑金的總統,背後是一個世紀貪錢的大家庭;根據一項统計,最大壓力的行業,原來是公立醫院的醫生,而其中自殺率最高的,竟是精神科醫生;清純型像的禁毒大使,原來是吸毒的癮君子;惡型惡相的Laughing 哥,原來是忍辱負重的 Laughing Sir (TVB劇集:學警狙擊)。

我開玩笑道:「心理最有問題是…?」班上即時回答:「心理輔導員」大家從笑聲中開始這個課題。現實中,在我的生命歷程中,也曾被我最信任的人傷害,而我因此患了情緒低落的症狀。作為心理輔導員的我,也曾經歷過情緒低谷的痛苦,亦因為走過這段痛苦的空間,才懂得珍惜愛我的伴侶、家人和朋友;也開始理解到被輔者的「痛」,才能身同感受地明白甚麼是「痛」,反映及道出「痛」的感覺,讓他們內心的「痛」釋放出來,讓他們的情緒得以舒緩。

發生這麼多的矛盾,是這個外在的世界欺騙了我們,還是我們腦內的世界,充滿著「盲點」,看不清楚這個世界呢?

在管理領導學中,較著名的集體盲點事例是在1986年1月28日美國太空穿梭機「挑戰者號」升空72秒後的解體事件。調查中,發現引致解體其中一個原因是管理層忽視其中一位工程師的意見,而該工程師雖然發覺穿梭機的零件有問題而提出延期升空,亦因團隊的決定而放棄其觀點,因此引致悲劇的發生。管理學稱之為 – 集體迷思 ( Group Think)。

可否想像現今的社會現象,出現過多少個集體迷思呢?

IT熱潮?
十年文化大革命?
阿扁中鎗?
金融海嘯?

個人的迷思,NLP和 Coaching 稱之為「盲點」(Blind Spot)

人總有迷惘的一刻,迷失在自我的思維空間,眼前祗想看見意願想看到的事情,自己不關心的,或是意願不想見到的事情,便充耳不聞,或是掩耳盜鈴,一意孤行地迷失自我。尤其是當接近成功時,更容易墮入盲點的陷井。俗語說得好:越安全的地方越危險;上帝要你滅亡,必先令你瘋狂。越覺得自己成功,越容易自我澎漲,將別人的異議看不上眼,如燈蛾撲火,自我滅亡。

如何避免盲點呢?NLP 有以下的見解:

1. 自我省覺,先理解地圖不是地域
Be aware: The map is not the territories

我們所見到的世界,祗是我們思想上的精神地圖 (mental map),地圖所提示的資料,祗是個人的認知;相對地,各人有各人不同的認知。每個人的認知,並不能代表真實的世界,即是地域 (Real territories)。

2. 尊重別人的內心世界
Respect the other people’s world.

既然各人的認知不同,當別人提出不同的認知,我們便要尊重別人的看法,來理解他的看法,作為參考,這樣便可從不同的角度來看清楚這個真實的世界,減少盲點的機會。

3. 找一位教練 (Coach)提升自己或自我教練 (Self-coach)

教練有如一面鏡子,反映自己的行為和態度。以提問 / 自我提問方式來找出任何可能性和有效性。問題技巧可參考:5W1H,Perceptual position,Time frame,SWOT ,Scaling。我較喜歡用焦點解決諮商 (SFBT) 。

4. 理解自己的狀態管理 (State Management) 和狀態背後的狀態 (Meta-State)

Meta-State 是我老師 Dr. Michael Hall 所創立的一套NLP理論。意思是表面狀態 (Primary state)背後的深層狀態 (Meta-State)。
狀態是指身心互動下,身體作出的反應,這包括感覺 feeling + 情緒 emotion + 身體徵狀 symptom。
舉例:表面的狀態是很激動地傷心,而背後可能帶著以往不同的體驗,引發表面的傷心,那麼傷心的狀態便有所不同。
越能理解背後的狀態,越能理解「認知」的原因,減少「盲點」的誤區。

在管理領導學中,如何減輕集體迷思,美國耶魯大學心理學家Irving Janis有以下的看法:

1. 領導可委任每一位隊員作為評論員 (critical evaluator),可自由提出異議。
註:NLP 的 Disney Strategy 和 Six Thinking Hat

2. 當領導指派任務後,請勿表達其個人意見,左右其團隊的思維。
註:NLP 的信念 「尊重別人的內心世界」

3. 參考任何可能性和進行探討。
註:NLP 的信念 「越多選擇、越容易成功。」

4. 每位隊員都可參與團隊的意見和信任其他的團隊。

5. 以不同的團隊,來解決相同的問題。

6. 邀請外來的專家,參與團隊的會議。

7. 每次會議,每次指派不同的隊員為「魔鬼異議者」。

Wilkie Choi
蔡偉基